Placeholder Image

字幕表 動画を再生する

  • 00:00:29,350 --> 00:00:34,810 謝謝John Piper給了我這個主題

  • 《在後現代世界中的福音》

  • 但他沒有告訴我這是甚麼意思

  • 所以

  • 我決定用後現代的方式來詮釋這個主題

  • 所以我想要對你們講的是

  • 我們如何在後現代世界中傳福音

  • 如何在後現代世界中傳遞福音並解釋清楚

  • 並且

  • 就某種程度而言,我會說我待會要做的是"授課"而非講道

  • 因為我想盡量實際一點

  • 不過,雖然我視它為授課而非講道

  • 但也很難說

  • 我很期待待會的內容

  • 內容可能艱澀,但我很期待

  • 好,先來簡介我的內容

  • 首先,目前有個危機

  • 後現代世界讓我們的福音事工面臨一個危機

  • 這是待會要講的

  • 然後我會告訴你們六個方式

  • 六個方式/原則,關於"如何在後現代世界中傳福音"

  • 好,所以首先,有個危機

  • 1959年,鍾馬田醫生

  • (接下來我簡稱他"(鍾)醫生",因為他的朋友都是這麼稱呼他)

  • 他原先是名醫生

  • 後來投入佈道的事奉

  • 他是倫敦裡一位偉大的英國威爾士傳道人

  • 在1959年,他針對"復興"進行一系列的講解

  • 第一場講課,是以馬可福音第9章為基礎

  • 馬可福音第9章,在登山變相之後

  • 耶穌下山

  • 祂看見門徒正試著為一位男孩趕鬼

  • 門徒失敗了,耶穌接手,趕出污鬼

  • 接著,在28和29節,門徒來對耶穌說:

  • "為什麼我們趕不出那個污鬼?"

  • 耶穌說:"這一類的鬼,若不禱告就趕不出"

  • 鍾醫生說,耶穌在這裡的意思 是指那污鬼滲透得太深了

  • 無法用平常的方式趕出

  • 污鬼侵入得很深,無法用常法趕出

  • 平常的趕鬼方式,無法將這一類的污鬼趕出

  • 接著,鍾醫生以這段經文裡那位男孩來作寓言

  • 雖然我知道我們當中很多人都覺得"聖經寓言"是不好的

  • 但我最後會向你們指出,鍾醫生的看法是對的

  • 他在這事件中看到寓意

  • 門徒代表教會

  • 那男孩代表現代世界

  • 鍾醫生這麼說:

  • "我在這男孩身上看到現代世界

  • 在門徒身上看到上帝的教會

  • 我發現現在世界的狀況和兩百年前的相差很多

  • 就算是跟一百年前相比,仍差很多

  • 在一兩百年前,人們處於信仰冷淡的狀況

  • 靈性沉睡,但對於基督信仰並沒有普遍的反彈

  • 只是不願意去實踐而已

  • 大致上還算認同基督信仰

  • 因此當時的牧師們要做的

  • 就是使人們振作起來

  • 使人們從瞌睡中醒過來

  • 這需要的是一些大型活動與課程

  • 當時的教會就舉辦了這些

  • 但問題是:今天的狀況依舊如此嗎?

  • 今天的風氣是否仍舊與過去的風氣相同?

  • 答案是:否。"

  • 讓我在這打個岔

  • 當我來到紐約市的時候

  • 我一直想著該如何在這樣的地方佈道

  • 於是我開始收聽鍾醫生的晚間講道

  • 從1950到60年代

  • 他都有晚間的講道

  • 都是解經講道,但都是傳福音性質的

  • 是針對倫敦的非基督徒而做的講道

  • 我大量收聽了這些講道,可能聽了數百場

  • 如果你聽過鍾醫生的講道

  • 你就會知道他時常強調的一件事:

  • "現在和古時候差不多,一樣都是充滿罪人、需要恩典"

  • 他常說"現在和古時候差不多"

  • 所以當他說下面這句話的時候,很值得注意:

  • "這世代的風氣是否與過去的世代相同?

  • 答案是否定的

  • 問題不再是出在人們對信仰的冷淡

  • 而是出在更深層的地方

  • 人們對屬靈生活的觀念已經消失了

  • 分辨對錯的整個觀念都消失了

  • 教會現在所面臨的問題

  • 比起過去好幾個世紀以來所遇到的

  • 都還要更深層和險惡。"

  • 這是鍾醫生說過的話

  • Leslie也說過幾乎完全相同的話,不過鍾醫生比他早許多

  • 這讓我感到很印象深刻

  • Leslie和鍾醫生都說

  • 西方世界,現在是需要被傳福音的地方

  • 但又和其他需要被傳福音的地方不同

  • 因為這是一個"前基督徒文化"

  • 這是教會第一次需要在曾經是基督徒文化的地方(西方文化)大規模地傳福音

  • 因此,某種程度上西方文化是已經"打過疫苗"了

  • 施打疫苗,就是先把一點點疾病放入人體

  • 讓人產生抗體而對疾病免疫

  • 我們西方文化對基督教的抗體

  • 就是有關基督教的記憶,被扭曲的記憶

  • 因此,大部分的人,至少紐約的人們會說:

  • "喔,基督教呀,我記得它

  • 就是黑人還必須坐在公車後排、婦女會被丈夫無故地毆打的那個年代

  • 是的,我們記得基督教盛行的時候

  • 我們都經歷過了,現在那對我們已經是老掉牙了。"

  • 這就是所謂的"預防接種"過了

  • 鍾醫生說:"有些事情發生了

  • 所以,大型活動、課程、福音演講就不再有效了。"

  • 他又說:

  • "如今的情況已與數個世紀以來的情況不同了。"

  • 有一本偉大的書

  • Richard Fletcher所寫的

  • 叫作《The Barbarian Conversion

  • 這本書是在講歐洲從582到1500年的基督化進程

  • 這一千年裡

  • 歐洲大多數的鄉村都不信基督徒

  • 這本書探討歐洲每個國家是如何基督化的

  • 探討那些僧侶和傳教士是如何在那傳福音的

  • 那時候的福音工作

  • 是一段又漫長又艱辛的事情

  • 人們的腦袋裡對基督教沒有任何了解

  • 他們對"真理"、"上帝"沒有基督徒式的概念

  • 沒聽過一位超越一切、又有人格的上帝

  • 也不知道任何有關基督教的歷史,例如十誡

  • 也沒有基督徒式的良心

  • 因此,福音工作的進展是極為漫長又困難的

  • (待會我們就會談到這點)

  • 但到了大約1500年的時候

  • 情況改變了

  • 幾乎整個歐洲的文化,都是以基督教為基礎的

  • 人們從出生就開始被教導基督徒式的思考

  • 幾乎沒有人懷疑聖經

  • 人們都相信有來生

  • 人們對上帝與罪惡的觀念,基本都是基督徒式的

  • 鍾醫生說得對

  • 因為在1500年以後,西方世界的福音事工其實就是 "附加課程"

  • 因為人們對基督教都已有基本的認識

  • 只是沒有親身投入

  • 人們相信"罪"這回事,只是不知道自己是罪人

  • 人們相信有耶穌,只是不知道要與祂建立個別的關係

  • 所以需要的是課程、大型活動、

  • 一個星期的講道、音樂

  • 你得看著他們的眼睛然後告訴他們:

  • "你必須實踐你所知道的。"

  • 人們有基督徒式的良心和認知

  • 但沒有基督徒的心

  • 因為他們還沒有信主

  • 不過,鍾醫生說現在狀況已經改變了

  • 魔鬼如今鑽得更深了

  • 不再有甚麼仙丹妙藥了

  • 你不能光只是辦一個課程

  • 或弄一場福音演講

  • 不能光只是坐下來告訴別人:上帝、人、基督、信心

  • 這行不通的,因為他們聽不懂

  • 魔鬼侵蝕得太深了

  • 如今西方的教會已經失去五、六百年前那種傳福音的習慣和心態

  • 我們需要那樣的習慣和態度

  • 因為我們已無法處理當前的狀況

  • 魔鬼侵蝕得太深了

  • 鍾醫生以上的這些話是對的嗎?他這些見解是很卓越的

  • 像鍾醫生這樣的人,眼光都是非常超越當代人的

  • 他是在1959年講出以上這些話的

  • 如果你覺得他的言論過於誇大的話,這是可諒解的

  • 你可能會說:"這樣的事頂多只發生在英國

  • 看看我們美國這邊

  • 這裡可不是正坐滿了基督徒嗎?

  • 而且到處都還有超大型教會在擴展呢!

  • 北美的福音派不也正迅速地增長、

  • 正形成一股勢力嗎?

  • 鍾醫生肯定是言過其實了!"

  • 但我不認為他言過其實

  • 他的想法超越他的時代

  • 你必須記得幾件事情

  • 首先,他在1959年的倫敦。

  • 整體而言,這種新的狀況(這種"侵蝕得更深的魔鬼")

  • 就是剛剛提到的:

  • "離開基督信仰、不再接受傳統的佈道方式"這種新狀況

  • 總是先發生在城市,然後才蔓延到其他地方

  • 先發生在歐洲,然後蔓延到美洲

  • 先發生在東岸和西岸,然後才是中部、南部等等

  • 也就是說,在今天的美國

  • 仍有許多群"Christ haunted的人" (Christ haunted: 指曾生長在基督教文化中、對基督教有基本印象與了解的人

  • 這個偉大的用詞是出自Flannery O'Connor

  • 在我們的世界裡,仍有些地方

  • 雖然不像以前那樣基督化

  • 但還是有許許多多Christ haunted的人

  • 他們有非常長久的文化記憶

  • 他們是很傳統的

  • 都還很喜歡讀華爾街日報的社論

  • 他們的價值觀很傳統,是很保守的人

  • 在這個國家的許多地方

  • 你依然可以用傳統的佈道方式來建立大教會

  • 就是準備好良好的講道、音樂、家庭事工

  • 並且招聚一群人

  • 一群思維比較傳統的人

  • 他們對基督信仰有基本的了解

  • 他們需要被"驚醒"(像鍾醫生說的)

  • 需要被喚醒

  • 你需要告訴他們說:"你們雖知道你們是罪人

  • 但你們還沒認清這問題的切身相關

  • 你們雖說相信耶穌

  • 但卻不知道自己需要祂的拯救。"

  • 然後他們就信主了

  • 這是容易的

  • 不過鍾醫生所說的這種人群正在減少

  • 雖然仍存在,但愈來愈少了

  • 我想,下面這段評論是很中肯的

  • Michael Wolf數年前在紐約雜誌中所說的這段話

  • 他說:"在美國的文化社會中,存在著很根本的分裂。"

  • 我想,其實美國文化社會中根本的分裂,就是一派人說[ˋsizm],另一派人說[ˋsgizm]

  • 我不確定你是哪一派的

  • 但若你不存在於這個對立之中,我希望你懂我的意思

  • Michael Wolf說:

  • "在美國的文化、政治、經濟生活中,存在著很根本的分裂

  • 其中一方是成長快速、經濟蓬勃、

  • 道德觀屬於相對主義、偏向都市、

  • 敢冒險、性觀念多元、民族多元的;

  • 另一方是核心家庭與小城鎮為主、

  • 有宗教信仰、白人領導、

  • 文化與經濟影響力都正在衰退的。

  • 雙方實在是兩個不同的國家。""

  • 這樣的想法,背後很明顯地有意識形態

  • 但另一方面,我認為他說得對

  • 其中一方正在失去文化影響力和領土

  • 就是Christ haunted的一方

  • 在那邊,傳統的佈道方式如今仍然管用

  • 我想表達的意思究竟是甚麼呢?

  • 讓我趕快說完簡介的部分吧

  • 我有相當的年紀了

  • 從年輕到現在,我已經看過許多的"佈道妙方"

  • 剛開始很有效,卻一下子就消失了,還來不及成長茁壯

  • 在20世紀中期

  • 一位我個人心目中的英雄─葛理翰,開始了大型佈道會

  • 我認為這某種意義上是受衛斯理與懷特菲和大覺醒運動的影響

  • 葛理翰把那種大型佈道會帶向巔峰

  • 不過,沒有人認為未來在西方還可以這樣做

  • 到了20世紀中後期

  • 所有教會的心力都轉向個人佈道的訓練

  • 隨之誕生的就是Evangelism Explosion(個人佈道資源網站)

  • 以及使用四律的平信徒福音協會

  • 還有一些教人怎麼分享自己信仰的課程

  • 這些受訓過的人開始走向海灘、

  • 走向各家各戶、邀請人去教會、分享信仰等等

  • 1970年代時,我在維吉尼亞某個小鎮上有間小教會

  • 我們"虔誠地"使用Evangelism Explosion網站上的佈道資源

  • 在當時我們看到非常多的果效

  • 但後來,我偶然間得知那個城鎮一直都沒有太大的改變

  • 至少在表面上它沒有多少成長

  • 人們看起來沒有改變

  • 那種個人佈道課程似乎不再管用了

  • 在那個城鎮也不再產生甚麼果效了

  • 魔鬼侵蝕得太深了

  • 就跟鍾醫生說得一樣

  • 到了1990年代

  • 那時期的佈道妙方就是"secret service"

  • 現在說它過時,還太早了

  • 它現在還很穩健,不該輕看它

  • 但我認為有些針對它的評論是中肯的

  • 這些評論指出20幾歲的人們正逐漸對傳統的secret service失去興趣

  • "傳統的secret service"這個說詞可真令人驚訝,不是嗎?

  • 許多人正確地提到

  • secret service仍是一種針對已有基督教背景的白人中產階級文化而生的佈道方式

  • 我不認為有任何人期望secret service可以扭轉局勢

  • 也許現在大家都寄予厚望的唯一一個佈道妙方就是 "Alpha課程"

  • 暫時撇開它的內容不說

  • 我認為Alpha的編排絕對是非常良好的改良品,並且適合這個時代

  • 因為它有漸進的課程,而不是只有一個快速的呈現

  • 也比較貼近大眾

  • 然而,這種情形我看過幾百萬次了

  • 教會一得知Alpha課程或是其他佈道妙方之後

  • 根本就只是投入金錢、培訓人員、然後推廣課程

  • 只一昧地試著把這些新東西給移植到自己現有的事工和課程裡

  • 期望這樣做能夠贏得更多人

  • 這行不通的!

  • 魔鬼總是侵蝕得更深!

  • 我們的性格、神學、和社群,必須被福音給徹底轉變

  • 福音必須找回我們,我們必須找回福音

  • 否則福音事工將不再有效

  • 我們將無法做任何形式的佈道事工

  • 因為魔鬼侵蝕得很深

  • 事實上

  • (我不確定你是否聽得夠仔細,而且我可能講得太快了)

  • 鍾醫生說到的是一個現代社會,而非後現代社會

  • 他說"現在的氛圍是否與過去的相同? 不。"

  • "問題不再是人們信仰冷淡,而是整個對屬靈生命的概念都沒有了"

  • 但是在現在的背景之下,你應該不會這樣說吧?

  • 鍾醫生講的是一個比較理性主義的現代社會

  • 當時的人們視科學與理性為人類的救星 (因而不注重屬靈生活)

  • 然而現在(後現代主義),每個人都講究靈性

  • 只不過傳統的佈道方式更加不管用了

  • 因為在後現代社會中,有三個問題必須面對

  • 首先就是關於真理的問題

  • 一切關於真理的主張,都會被當作是掌權者的壓制手段

  • 一切關於真理的主張,都被看作是排外的

  • 第二就是關於罪惡感的問題

  • 弗洛依德,典型的現代主義思想者 ,

  • 他的心理分析學認為所有人都充滿了神經過敏的罪惡感

  • 不過大部分的福音單張

  • 例如Evangelism Explosion

  • 和幾乎其他所有的傳統佈道方式

  • 都假定聽眾有知罪的良心

  • 都假定聽眾知道自己應當作好人

  • 假定他們都知道自己應作良善、正直的人